| 网站首页 | 佛协简介 | 佛教资讯 | 佛言祖语 | 佛教教育 | 丛林古刹 | 文化艺术 | 人物专访 | 专题 | 慈善公益 | 政策法规 | 素食护生 | 在线服务 |
您当前位置:江苏省佛教协会官方网站 >> 丛林古刹 >> 全国寺院 >> 浏览文章

苏州西园寺—愿为龙象筑金台

作者:苏州西园寺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 【字体: 】   发布时间:2012/12/11 14:39:03

苏州西园寺
   

 

    2010年12月18日,苏州西园戒幢律寺精心设计建造的综合性楼宇—三宝楼,正式落成并投入使用。近观这座雄伟的古典式建筑,雪白的墙壁搭配暗红色的廊柱与窗棂,大气中蕴涵细腻,朴素中包藏典雅,其功能集教学、研究、弘法、修行、收藏、接待、交流、办公于一体。它犹如整个寺院的天然屏障,张开了东西两翼,环抱这座始建于元代的园林式古刹,广迎佛教徒及社会各界人士,延续着西园寺作为律宗道场重视内修外弘的优秀传统,并以强大的现代化实用功能与当代社会需求相接轨,得以更为善巧方便地弘法利生。
  一、悠然漫步园林净土
   
西园寺历史悠久,既是佛教道场,又属宗教园林,素有“第一姑苏选佛场”和“园林净土”的美誉。作为育人道场,现开办有全国知名的佛教院校—戒幢佛学研究所。近些年来,寺院汇聚十方信众一点一滴的力量,进行了大量基础建设和整修工作,使这一道场出落得越来越庄严。
  说起西园寺的地理位置和人文环境,可谓得天独厚。苏州是现代都市,也是历史名城。自古以来苏州阊门外就被称为第一等富贵繁华地,如今仍是现代都市中的重要区域,同时也是风景名胜汇集之处。西园寺就坐落在这个地区,东有留园,西有寒山寺,北有虎丘,南(马路对面)有一个巨大的停车场,可以停放几百辆车。
    尽管处在旅游黄金地段,寺院本身又是罕见的“寺在园中,园即寺景”,西园寺里却鲜少有旅游带来的喧嚣。
    每逢佛菩萨圣诞、重大法会、农历的初一和十五,总有大量信众、香客从四面八方向西园寺涌来。而在那些平常的日子里,寺院里游人并不多,有时候宁静得像是远在深山,简直令人难以相信这里与外面车水马龙的街道仅仅一道黄墙之隔。空阔的院落里,只见供佛的香烛静静地燃烧,几位师父在花园里和放生池畔各自经行,偶见居士们探讨着法义走过,或两三位香客站在天王殿前默念着什么。
    正如东晋陶渊明的名诗所说:

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。
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。

    寺院的幽静与其定位有关。现任方丈普仁大和尚说:“我们不搞市场经济,也不赶经忏。”在滚滚的商业浪潮中,西园寺从不追求经济利益,一直从容地保持着自己的风格—重视清修、重视弘法、重视教学。寺院欢迎各界人士的到来,但不在旅游方面刻意宣传,很是随缘。
   
如果您与西园寺有缘,会走进来漫步一番。
   
来到西园,首先会在枫桥路上看见一堵浑厚简洁的深黄色照壁,上面大书四字:“戒幢律寺”。照壁后边是一条平静的上塘河,两座洁白的拱桥架在河上,双双通往寺院大门。这两座平行的桥梁,一名福德桥,一名智慧桥,反映着佛教“福慧双修”的理念。
   
走上石桥的台阶,步步高升,快到桥中间的时候,您会发现,眼前忽然没有了任何风景,只剩下一片天空,心量不禁随之纯净、开阔起来。
    过了桥,眼前出现宽阔平坦的寺前广场,占地三千余平方米。广场中心挺立着一座古雅精致的御赐牌坊,上置清光绪帝赐的“震国戒幢”竖匾。寺院坐北朝南,山门殿上高挂着红底黑字的寺名匾额,还有一副对联:“一水设双桥广渡众生登觉岸,三风垂百世严持净戒证菩提”。上联写的自然是寺院大门外的景况,下联写的则是这个律宗道场的立寺之本。所谓“三风”,指的是前任方丈安上老和尚总结几代人的修学经验,概括而成的六个字:“道风、学风、家风”。
    正门上,悬挂着清雍正帝手书的匾额“宗风真脉”,两边对联为“发菩提心悉使众生离诸苦,得正法流普于十方演妙音”。
    进了山门,绿树成荫的前花园在眼前展开,钟楼和鼓楼左右呼应,正中一条名为“菩提道”的笔直道路直通天王殿。
   
天王殿里,以布袋和尚形象示现的弥勒菩萨笑口常开,四大天王威风凛凛,韦陀菩萨端庄挺立。出了天王殿后门,前边就是寺院的中心建筑大雄宝殿,其中供奉本师释迦牟尼佛、东方***师琉璃光如来、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,文殊菩萨、普贤菩萨,佛陀的大弟子迦叶、阿难尊者以及护法诸天,还有一组以南海观音为主的大型彩塑;右有观音殿,供奉的观音像为明代所造;左有幽深的五百罗汉堂,它是全国四大罗汉堂之一,内中雕像造型各异,栩栩如生,令人目不暇接。
    这一组殿堂西侧,是戒幢佛学研究所弘法部所在地,东侧则是斋堂和僧寮。普通的游客一般会从大雄宝殿西侧转入西花园。
   
西花园里有一泓碧水,是寺院的放生池,众多水族在水中优哉游哉。一群放生的鸽子和其他鸟雀在空中翩然飞翔,细心的游客会发现草坪上留有一小块空地,专门为这些鸟儿放置每天的食粮。湖心亭内有个精致的“亭中亭”,供有阿弥陀佛和明代莲池大师的造像。园内的四面厅、爽恺轩、云栖亭,都是赏心悦目的古典建筑。这一带还有年代久远的三株紫藤,当它们绽放出一串串紫色花朵时,给游人惊艳之感。清风徐来,娇嫩的花瓣又纷纷飘洒在放生池的水面上,诗意盎然。
    由于西花园很幽静,有风的天气,风声便特别明显,宛如浪涛一般在高大的树木间响着,这种大自然的乐声让人心情平静,有时又引人深思。走着走着,风声里又传来了铃声,清越、空灵,好像在召唤着大家。
    抬头望去,一面白墙后面巍然耸立着的正是三宝楼和它的配套建筑,屋檐上的一个个铁铃在风中摇曳。
    二、几经风雨几度沧桑
   
也许有人会问:戒幢律寺为什么又称为西园寺?一座寺院为什么同时又是如此优美的园林?这都与寺院的历史变迁有关。
   
西园寺始建于元代至元年间,始名归元寺。明代嘉靖末年,太仆寺卿徐泰时把已经衰落的归元寺改建为宅园,名西园。徐泰时故世后,其子徐溶舍宅为寺,并于1635年延请茂林律师前来住持。茂林律师是律宗第21代祖师,精研戒律,博通三藏。寺院在他的住持下成为律宗道场,更名戒幢律寺,这一寺名反映了寺院高树戒律之幢,以戒为本,以律为宗。律宗家风,延绵至今。
   
由于寺院曾经是闻名天下的吴中园林—西园,所以仍被称为西园寺,或总称西园戒幢律寺。
   
经过茂林律师和数代住持的努力,西园寺盛极一时,惜于清代咸丰年间毁于兵燹,成了断壁残垣。
    清代光绪年间,浙江按察使盛康与吴郡士绅共同倡议修复西园寺,从紫竹林请来广慧法师主持这项工作。这当然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,但广慧法师毅然担当大任,托钵四方,从43岁到77岁,在30多年中先后修建了天王殿、大雄宝殿、罗汉堂及安僧设施等,使西园寺重兴为江南名刹。
    寺院中现存的传统建筑,大部分是广慧法师建造的。如今,佛弟子们无论是在大殿课诵,还是在斋堂过堂、在寮房住宿,依托的都是这一批建筑。广慧法师的慈悲跨越了时代,至今依然笼罩着大家。
   
20世纪60年代以来,西园寺先后被列为苏州市和江苏省的文物保护单位。
    1956年,明开老和尚来到西园寺,当选寺务委员会主任。1962年恢复方丈制,明开老和尚任西园寺方丈,将传法制改为十方选贤制,使西园寺变成十方丛林。
    明开老和尚致力于教理的研习,律学、禅学造诣颇深。后来接任方丈的安上老和尚学识渊博,而且具有卓越的组织能力,全国各地很多大规模法会请他前往主持,他因此被称为“全国总知客”。
    “文革”期间,这两位老和尚不顾个人安危,多方奔走呼吁,抢救文物,最终把寺院的八百余尊古佛像、六万余册古版书籍都保护下来,西园寺也因之成为苏州唯一没有受到严重破坏、基本保持完整的寺院。
    20世纪80年代国家落实宗教政策之后,明开老和尚与安上老和尚就确立了西园寺“重视文化建设、重视教育发展、重视人才培养”的原则。
    清代名士张紫峰写过九首描述西园寺的诗作,其中有这样的句子:

不到西园廿载强,应真犹是气昂昂。
名贤五百芳邻接,第一姑苏选佛场。
木质金章丈六身,慈威丰瘦各存神。
捻珠托钵拈花笑,抱膝摩肩体态新。
香火前生应有媒,西园一角我重来。
苑中绿水看鱼跃,月照潭心笑口开。
南朝四百八琳宇,多少楼台付劫灰。
楚水吴山真福地,戒幢律寺久徘徊。

    这些诗句不仅生动地表现出西园寺的秀丽景色,而且让人心生感叹:西园寺历经多少历史的尘烟,直到今天仍然作为殊胜的佛教道场安然坐落在上塘河畔,受到广大信众的景仰,真是一件幸事。
   
三、旧貌新颜交映生辉
   
您现在所看到的西园寺,也是近些年来发展变化后的西园寺,只是由于寺院的建筑群在外观风格上浑然一体,让人觉察不到时间的跨度。不太了解西园寺的游客,从正门一路走进天王殿,根本不会想到这里的建筑有什么新旧的差异,只会觉得这一带景象非常符合传统寺院的格局。
   
实际上,由于历史原因,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西园寺都没有正门,过去的山门和钟鼓楼等建筑早已不存在了,天王殿前的土地已变成公用地,信众敬香礼佛只能走东边的侧门。在天王殿前面的道路上,车来车往,前来礼佛的信众可能会遭遇到安全问题;而汽车尾气的污染,对古典建筑的保护也不利。
   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,有关人士和相关部门意识到应该让西园寺恢复走正门进寺院的传统,陆续探讨过这一议题,但因牵涉面太广,未能决定如何落实。寺院前部的这一系列大规模改建,以及寺院后部建起巍峨的三宝楼,都是西园寺十余年来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,投入了许多时间、精力、人力、物力,逐步完成的。
    谈到这个话题,就要提到寺院现任的方丈—普仁大和尚。
   
他是福建福安人,生于一个佛教家庭,1980年披剃出家,时年25岁,同年12月至次年3月在中国佛学院灵岩山分院学习,毕业后分配到西园寺。明开老和尚是他的剃度师,安上老和尚是他在灵岩山学习时的老师。他与两位老和尚亲近过十余年,两位老和尚的言传身教对他影响很大。他告诉西园寺常住的僧众和参与西园寺发展的信众,两位老和尚严持戒律,学修精进,信仰坚定,意志坚强,做事认真,生活简朴,为人低调,把个人融入佛教、融入道场、融入众生,真可谓“色身交给常住,性命托付龙天”,值得大家好好学习。
   
1998年9月,普仁大和尚任西园寺方丈。
   
整个寺院事务繁杂,涉及不计其数的具体工作。普仁大和尚总是兢兢业业,把全身心交给寺院。天未亮他就起床,率众上早殿,下殿后从早忙到晚,每天还要将整个寺院仔细巡视一番,不论是在烈日炎炎的酷暑,还是在寒风凛冽的严冬,十年如一日地巡行。所以,许多信众和游客都在西园寺遇见过这位清癯的出家人,他身穿半旧的僧装,神情平和安详。不认识他的人,只觉得他举止颇有威仪,却猜不出他就是方丈和尚;认识他的人,立即肃然行礼。
    他忙,却从不说累,而是常说:“想起祖师大德,很惭愧,要精进。”
   
对于寺院的未来,普仁大和尚升座之后,严肃地进行了一番规划和思考。
   
出家人不追求世俗名利,舍弃了对衣食住行等生活条件的执著,对于个人的修行来说,有个简单清净的环境足矣。然而,大乘佛教的大慈大悲使得出家人不能只像空谷幽兰那样遗世独立。佛法,代表着人生的大智慧,可以引领人们从烦恼中解脱。对整个社会而言,佛法对净化道德人心也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。出家人当以“悲智双运,自觉觉他”的精神入世弘扬佛法,使更多人因学佛而受益。因此,从内修和外弘两方面考虑,寺院都应该营造一个优良环境。
    西园寺作为珍贵的园林和古典建筑群,曲径通幽,移步换景,疏密有致,美不胜收。但是,对于当代社会的工作节奏和生活方式来说,古建筑的实用性比较弱,可看的地方多,可用的地方相对少。普仁大和尚意识到,为了有利于佛教事业的发展,西园寺需要建造一座综合功能的大楼。兴建三宝楼的想法,就是这样诞生的。三宝楼这个名字,代表着佛、法、僧三宝住世。
    建三宝楼,首先得整修好寺院北边的环境。于是,西园寺做了大量工作,动迁了十余栋居民楼的二百余户居民,以及附近的煤球厂、煤球店、煤气变压站等单位,回收居民占用土地约8000平方米。之后,再进入具体的设计和动工。
   
正当寺院为这些工作忙得不可开交时,又一个特殊的因缘到来了。
   
2003年,有关部门准备对上塘河两岸的景观加以改造,要收回西园寺御赐牌坊周围的土地。事情突然而来,时间紧迫,寺院立即向有关部门打报告,要求保护这一全国重点寺院、省文物保护单位、历史名刹的完整。普仁大和尚找到市政府等相关部门领导,要求保护西园寺的完整性。通过多方努力,终于得到各级领导的理解,同时也引起各级领导对于西园寺的关注。由此,普仁大和尚又进一步提出恢复西园寺的历史风貌,这不但是国家宗教政策的贯彻落实和对古刹的完善,而且对苏州城市改造、古城风景名胜的保护、对外交往形象的树立,都有着积极的意义。
    这件事得到了各级领导的重视和支持。从2003年开始,西园寺进行前花园改建工程,在农历九月十九日(观音菩萨出家日)破土动工,历时一年三个月,于2005年春节竣工,前后恢复和建造了照壁、双桥、山门殿、钟鼓楼,以及完成了万余平方米的前花园的改造,并协助73011部队在寺院照壁南面修建了寺院的配套工程—10000余平方米的停车场。由正门进入西园寺的传统终于得以恢复了,寺院内,旧貌新颜和谐地融汇在一起。
   
2005年除夕,普仁大和尚登上新恢复的钟楼,一声声地,叩响了108下吉祥钟。钟楼下,彻夜守候着敬新春头香的信众们怀着深深的敬意,双手合十,侧耳聆听。
   
四、殿宇宏开兼容并蓄
   
前花园改建的同时,寺院继续进行三宝楼的筹备和建设工作。这个新建筑必须与传统建筑协调,不能破坏原有的古典风格,同时又要兼具现代功能,颇有难度。经过缜密思考,普仁大和尚形成了一套建筑理念:继承传统的建筑风格,在继承的基础上有所发展和突破。
   
尽管成竹在胸,他还得设法让其他人了解这番苦心。回首往事,他笑言:“过审批一关,简直像登天一样难。”因为,关于三宝楼的策划,当年很多领导与专家都不赞成。他们考虑到,一座比较高大的建筑恐怕很难不与传统建筑发生矛盾,西园寺应当以大雄宝殿为中心,新建筑不宜比大殿更高更大。
    对此,大和尚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。他说,大殿当然是寺院的中心和主体,大殿好比父亲,三宝楼好比孩子,“父亲还是父亲,孩子还是孩子,只不过孩子长得比父亲高。”他进一步解释,传统寺院的建筑布置应该是后部宽宏,尤其是不少建在山上的寺院,步步高,殿堂一座比一座高,后面像一个靠椅一样。
    经过多方论证和研讨,领导和专家们理解并接受了三宝楼的方案。
   
在普仁大和尚的主张下,三宝楼的设计方案经过反复修订,吸收了众多海内外法师和建筑专家的智慧,包括东南大学的齐康院士和张十庆教授、香港志莲净苑的宏勋法师、香港的俞宗翘工程师等。承担施工图设计的上海嘉定设计院、进行装修方案设计的董永竣工程师,以及参与西园寺基建工作多年的原园林局总工詹勇伟工程师等,承担施工单位的苏州第二建筑集团有限公司、监理单位苏州建设监理有限公司,他们在设计和施工过程中都很用心,由此确保了建筑的风格和工程的质量,达到了预期的目的。
    三宝楼高大宽阔,建筑面积达15000多平方米,分为四层,由中部主楼和东西两翼组成,以环抱的形式作为整个寺院的屏障。从建筑语言上说,这也鲜明地表达了一种凝聚力,表现出佛教的“六和敬”精神。
    如此雄伟的楼宇需要一砖一瓦建成,其中投入的心血是难以估量的,而且注入了大量财力。其间,又于2006年8月开始兴建研究所宿舍楼,建筑面积8800平方米,已在2008年10月竣工后投入使用。
    前已言之,西园寺并不考虑“生财之道”。常住僧人生活极其简朴,平时的寺院收入用来维持日常开支和维护古建筑基本够用,但是要再做其他事情,是没有多少资金储备的。无论是改建前花园还是兴建三宝楼,都少不了十方信众的护持,所谓“聚沙成塔”。这很符合十方丛林的特征:“十方来,十方去,共成十方事;万人施,万人用,同结万人缘”。
   
通过汇集点滴之力,做成了这么大手笔的事情,回顾起来是有些令人吃惊的。普仁大和尚说:“有意义的事,大家发心,就能办成。”
   
现在,经过十二年的努力,三宝楼终于从梦想变成了现实,正式投入使用。
   
走进三宝楼,整座楼外观古色古香,整体气势磅礴,细节别致精巧,但没有豪华的气息,更不追逐流行元素,处处都展现出佛教主张的稳重大方之美。主楼的第一层是戒幢讲堂,配备先进的舞台、会场设施,座椅舒适,是一座可容纳八百余人的大讲堂;第二层是大觉堂,宽敞明亮,供集体禅修;第三层是藏经楼;第四层是千佛阁。东西两翼包括图书馆、教室、研究室、接待室、会议室、闭关房、忏悔室等。
   
这座建筑,可谓集教学、研究、弘法、修行、收藏、接待、交流、办公的功能于一身,终极目的只有一个—愿正法久住。正如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诚长老为三宝楼题词所言:“戒幢圆成,栋宇储真,律日永耀,万古昌隆。”
    教界大德本焕长老也为三宝楼题词:“三宝加持威神力,楼宇宏开甲东南。育好僧人弘佛法,戒幢体制是典范。”
    五、强化管理,重视藏书
   
寺院建设三宝楼及其他基础设施,是“硬件”上的建设,而这些“硬件”要配合精神领域的“软件”,才能体现出它们真正的意义。
   
作为律宗道场,西园寺重视戒律。首先,寺院坚持中国佛教协会制定的“独身、僧装、素食”六字方针。明开老和尚说过:“庙要像庙,僧要像僧。”安上老和尚在圆寂前,将西园寺几代人的修学经验归纳为“道风、学风、家风”。普仁大和尚秉承这一遗训,在寺院开展道风、学风、家风的“三风建设”,提倡严持净戒,强调僧人要继承佛教的优良传统,做到早晚课诵、过堂用斋、半月诵戒,并经常打坐禅修、学习经教,并时时观照自心。
    寺院确立了这样的戒幢精神——“从律仪生活中培养僧人形象,从禅定修行中增强信心道念,从闻思经教中树立正知正见。”在此基础上,又提出了“一二三育人工程”,坚持一个“以戒为师”的原则,强化“以学导修、以修证学”两项实践,培养弘法、修证、管理三类人才。
   
得益于宗风传承,西园寺在人事管理上形成了任人唯贤的特色,遇到大事发扬集体智慧,普仁大和尚也在多年的寺院管理中积累了一套卓有成效的经验。每年年初,寺院都会做好全年的法务活动和其他工作的安排,按部就班,有条不紊。
   
随着寺院的发展,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在家信众前来担任义工。他们怀着感恩三宝之心,不图回报地协助寺院工作。寺院设有义工办,对义工进行统一管理和规范培训,引导大家熟悉佛门礼仪,精进修学佛法,以菩提心积极护法,在利他中完成自利。
    档案也是寺院管理中的一个重要环节。西园寺的档案管理相当出色,起始于1994年,建档之初就以制度化、科学化、现代化和专业化作为指导原则,形成了具有佛教特色的管理体系,全面汇集了苏州市佛教协会和西园寺的各种档案资料,分门别类地加以存档和整理,并且按照《档案法》的要求落实了管理措施。早在2001年,西园寺档案室就被评为江苏省一级先进集体。
   
西园寺的图书馆书香满室,藏书洋洋大观。明开、安上两位老和尚就非常重视藏书,一方面珍藏原有的古版经书,一方面致力于购入新书。普仁大和尚也是如此,西园寺图书馆中的三万多册新书就是在他的努力下逐渐积累起来的。
   
目前,图书馆收藏有《大正藏》、《高丽藏》、《嘉兴藏》、《乾隆藏》等近20部深具典藏、研究价值的大藏经原本及影印本,一些海内外出版的重要内典,《敦煌宝藏》等敦煌学方面的相关文献,以及《二十五史》、《四库全书》、《全唐文》、《中国通史》等文史哲典籍,并有许多人文社科领域的图书。
   
六、学修并重百年树人
   
“软件”方面还有一个重要项目——教育。西园寺是一个育人道场,办有一所全国知名、别具特色的佛学院校——戒幢佛学研究所。
   
培养佛教人才的重要性,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凸显。培养人才的影响力将是悠远的,佛法要依靠人才传承,弘法利生的事业也必须由人才来体现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安上老和尚和普仁法师着手创办戒幢佛学研究所。
    江苏省的佛学气氛一向比较浓郁,已有中国佛学院的两所分院,如果再办一所普通的佛学院,势必成为重复建设,因此西园寺要办一所培养佛教高级人才的研究所。受安上老和尚委托,寺院延请济群法师前来主持研究所的教育工作。济群法师组织了许多法师和学者到西园共商大计,确定了办学思路。
   
1996年9月,戒幢佛学研究所成立,经过数年努力,在2001年正式得到国宗局批准,成为我国汉传佛教培养高级僧才的教育和研究***构之一。
   
戒幢佛学研究所的一大特点是招收具有出家意向的在家男众,为他们提供了一条光明的修学道路,这也为研究所开辟了更广泛的生源。
   
赵朴初居士在生前特别关心这个研究所,曾担任名誉所长。德高望重的明学长老是现任名誉所长。原中佛协副会长茗山长老担任过所长。
   
济群法师现任西园寺首座和尚、戒幢佛学研究所所长。他拥有丰富的佛教教育经验,在对传统及现代佛教教育进行反思和探索的过程中,结合理论与现实需要,提出佛法修学核心的五大要素,即皈依、发心、戒律、正见和止观。研究所即以此五大要素确立了循序渐进的修学次第。
   
研究所学制包括本科阶段和研究阶段。本科阶段以僧格养成及迈向解脱的教育为目的,培养闻思正见,修习止观。研究阶段以生命圆满的教育为目的。在选择一个专业深入修学的前提下,注重菩提心的修学,培养弘法及管理能力。
    在教学方式上,重视学修一体,吸收传统佛教教育理念,改观单纯的课堂教学模式,并将教学延伸到日常生活的每一个角落。一般的学院式教育都是同时设置多门课程,而在研究所,通常一段时间内集中精力学习一门课,让学员可以深入思考。除了课堂教育,还设有“周末论坛”、“佛学沙龙”等形式活泼的研讨活动。
    授课地点也并不完全是在教室里。济群法师说:“大自然是最好的教室。”他经常带着学员去郊外爬山,大家登上寂静的山顶,在阳光普照、清风吹拂的环境下交流学佛心得,就像在佛陀的时代那样亲近山林。
    普仁大和尚说:“佛教传到中土,在汉代就有译经、讲学、禅修的传统。我们希望能秉承这样的传统,教理与实修并重。”
    七、十方信众同沐法雨
   
除了学院中的专业教学,西园寺有很多弘法活动面向社会开放,给在家信众提供闻法和修行的***会。
   
从2006年开始,陆续举办了三届“戒幢论坛”,以佛法修学次第、佛法与心理治疗等主题开展,得到了佛教界和学术界的积极反响。
    从2007年开始,面向信众以及社会上对佛教有兴趣的人群,开办了到寺院里短期修学的活动——菩提静修营,至今已举办四届,这样的活动可以帮助参与者体验佛门的清净生活,并在短暂的时间内抓住佛法修学要领。
    戒幢佛学研究所开办了青年佛学进修班,两年一届,每周六下午上课,参与者可以系统学习佛法基础知识,总有不少信众专程从外地赶来听课。同时也有网络学员一道学习,这为路远的学员学习佛法提供了便利。
   
每年寺院都会举办两到三次皈依法会,传授三皈五戒,通常在农历腊八佛陀成道日、“五一”假期和“十一”假期举行。腊八那天,有缘的来寺信众还可以品尝到寺院煮的腊八粥,粥里的白果来自寺院里那一棵棵高大的银杏树。
   
每月的第一个周六,寺院进行八戒法会。这是培养出离心的修行。在家人在一日一夜内受持八关斋戒,像出家人那样过着清心寡欲的生活。
    每月的第二个周六,寺院进行放生活动。这是培养慈悲心的修行。由于西花园放生池中水族较多,放生仪式在西园寺天王殿前或西花园门口,而具体的放生地点则选择太湖、阳澄湖等宽广的水域。
    每月的第三个周六,寺院进行念佛共修。这是培养观照力的修行。居士们集中到前花园念佛堂,在法师的引导下,诵经、念佛、绕佛,并打坐禅修。
    寺院每年还会举办一系列法会和共修活动,包括新春祈福法会、佛诞日浴佛法会、中元报恩法会、地藏法会、佛七等。
    庄严的新春祈福法会在除夕和正月期间举行。寺院平时在日落之前就关闭寺门,但为了满足广大信众的需求,从除夕到大年初五昼夜开放。除夕的夜晚,本地和外地的大量信众云集到西园寺,倾听寺院的吉祥钟,并彻夜守候,准备向三宝敬献新春头香及新年许愿。每逢此时,寺院便组织大量义工,在法师们的带领下和相关部门共同维持秩序,因此虽然人山人海,场面壮观,却无混乱之虞。
    另外,西园寺有一所下院——定慧寺。这是座始建于唐代的古寺,由于历史原因被一家工厂占用,失去了佛教道场的风采。1997年,有关部门决定把定慧寺交给佛教界管理。随后,西园寺接管了定慧寺,妥善解决了工厂搬迁问题,对整个寺院进行了修复和重建。从2000年初开始,定慧寺有了正规的宗教生活,并正式对外开放。现在,每周六都在定慧寺举行皈依共修活动,信众在法师带领下修学皈依,忆念三宝。
    八、和谐世界从心开始
    三宝楼落成,上述“软件”显然有了更好的发挥平台,也有了更大的可持续发展空间。西园寺常住愿意继续努力,为办学搭台,培养善于内修与外弘的法门龙象。
   
以前,西园寺办教育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传统建筑的条件限制。三宝楼及其二期工程的建设,使得戒幢佛学研究所已有条件容纳200 余人,教学条件大幅度改善。
    对西园寺的未来发展前景,普仁大和尚是这样考虑的:“学院丛林化,丛林学院化。”也就是说,使寺院与佛学院融为一体。目前戒幢佛学研究所学员有80多人,西园寺常住僧众40多人,已是2 :1的比例,这体现了寺院的重心在于围绕道风建设,认真办学。此后,僧伽教育的力度还将进一步加大。
    作为佛门弟子,理当珍惜暇满人身。研究所学员不同于社会上的学生,他们的任务不仅仅是读书,也要安排好包括假期在内的所有时间去修行和做事;常住僧众的任务不仅仅是做事,也要修行和学习。无论是学员还是常住,都要争取超凡脱俗。
    对社会而言,佛法的弘扬也很重要。西园寺正在着手进行下一步的工程——建造信众活动区,让前来修学佛法的人们有个落脚点,基本的生活条件得到保证。
   
从规划建造三宝楼,到三宝楼全面投入使用,12年过去了。这12年中,社会有了巨大的发展变化,科技发达,经济大规模发展,人们物质生活水平普遍提高。在这样的环境中,道德的弘扬显得尤其重要。佛陀的教法告诉我们,仅有丰富的物质并不足以带来幸福,现实中的情况也验证了这一点。只有进行积极的道德教育和正面的心理引导,才能使生活方式更加健康。
   
正如第一届世界佛教论坛所提出的:“和谐世界,从心开始。”佛法是心地法门,佛教提倡诸恶莫作、众善奉行,戒律主张的行为都有自利利他的效果。一个人严持戒律,就会善待众生,形成一种安定的社会因素,如果人人持戒,这个世界必然成为净土。
   
以佛门的慈悲和智慧,可以为社会起到心理教育、文化教育、道德教育的作用,让越来越多的人受益于佛法,提高生活质量,改善生命品质,促进社会的和谐美好。“庄严国土,利乐有情”,是西园寺作为佛教道场肩负的历史使命。



免责声明:
1.来源未注明“江苏佛教”的文章,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江苏佛教立场,其观点供读者参考。
2.文章来源注明“江苏佛教”的文章,为本站写作整理的文章,其版权归江苏佛教所有。未经我站授权,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及营利性性电子刊物不得转载。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、网站转载,但须清楚注明出处及链接(URL)。
3.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外,其他文章来自网上收集,均已注明来源,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,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,谢谢。